兴衰流变 意韵之趣 经典拾粹
   意韵之趣
         诗意的歌唱
         虚拟性与程式化
 

诗意的歌唱


昆曲带有浓重的文人气息,一言一动皆温文尔雅

    昆曲剧本中兼有散文、方言和诗歌,散文及方言主要用于人物对话或独白,诗歌主要用于歌唱。可以说,诗歌和音乐构成昆曲的灵魂。昆曲音乐的旋律美妙婉转,以优雅的风格受到文人和绅士阶层的欢迎。与这种音乐相适应,昆曲的唱词也充满了动人的诗意。昆曲唱段的内容与形式是高度和谐的,演员成功的演唱可以将唱词中的诗意完美地表达出来。与传统的中国诗歌一样,昆曲的唱词多带有浓厚的主观色彩,所以昆曲演唱以抒情为主,从功能和特点上来说似更接近西洋歌剧中的咏叹调。《单刀会》中镇守荆州的蜀国大将关羽应邀去和吴国军队的统帅相会,明知对方想要扣留他,但心中毫不畏惧。在长江上乘船赶路的时候,他回忆起二十年前和吴国结成军事同盟合力打败曹操的往事,不由生出无限的感慨。剧中关羽的唱词完全是一首壮美的诗,可以激发观众对古代英雄的向往之情:
    大江东去浪千叠,趁西风驾着这小舟一叶。才离了九重龙凤阙,早来到千丈虎狼穴。大丈夫心烈,觑着这单刀会,一似那赛村社。依旧的水涌山叠,好一个年少的周郎,恁在那何处也?不觉的灰飞烟灭。可怜黄盖暗伤嗟,破曹的樯橹恰又早一时绝。只这鏖兵江水犹然热,好教俺心惨切。这不是水,这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。


昆曲《单刀会》

    大多数昆曲唱词偏于优美,随意摘出来便是优秀的抒情诗。《长生殿》的《闻铃》一场中,唐明皇在逃难途中因避雨而听到从山间房屋檐下传来的铃声,引起对死去爱妃杨玉环的怀念。阴郁的天气和人的忧伤情绪相混合,构成凄凉的情感氛围:
    淅淅零零,一片悲凄心暗惊。遥听隔山隔树,战合风雨,高响低鸣。一点一滴又一声,和愁人血泪交相迸。对这伤情处,转自忆荒茔。白杨萧瑟雨纵横,此际孤魂凄冷。鬼火光寒,草间湿乱萤。只悔仓惶负了卿,我便独在人间,委实的不愿生。寄语娉婷,相将早晚伴幽冥。一恸空山寂静,铃声相应。阁道崚嶒,似我愁肠恨怎平。
    对于昆曲作家来说,写出抒情诗一样的唱词并不困难,困难的是唱词既要传达人物的心理,又要能让观看演出的广大下层观众理解。为此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向民间语言学习,努力写作带有口语特征的唱词。《琵琶记》的赵五娘吃糠一场戏中有一段唱词,从具体的戏剧情境出发,表露出女主人公的真实思想,整体风格单纯质朴,富有民间歌谣的风味,演出后曾得到广泛的赞誉:
    呕得我肝肠痛,珠泪垂,喉咙尚兀自牢噎住。糠吓!你遭砻被舂杵,筛来簸扬你,吃尽控持。好似奴家身狼狈,千辛万苦皆经历。苦人吃着苦味,两苦相逢,可知道欲吞不去。糠和米本是相依倚,被簸扬作两处飞。一贱与一贵,好似奴家与夫婿,终无见期。丈夫,你便是米,米在他方没寻处。奴家恰便是糠,怎地把糠来救得人饥馁?好似儿夫出去,怎的教奴供养得公婆甘旨。
    单从唱词与音乐的角度来看,昆曲可以说是一种伟大的诗剧,与世界任何古老戏剧相比都毫不逊色。


程砚秋演出的《刺汤》